这里也有办公室政治?顶尖科学家”心凉”辞职去澳洲

日前,一位在Moa研究领域的顶尖科学研究者选择与合作了30年的新西兰国家博物馆(Te Papa)解约,以表达自己对Te Papa不尊重研究的抗议。

英文原文:Mr Moa scientist cuts 30-year Te Papa connection over staff treatment

612404920104993

从1978年开始,Trevor Worthy就在Te Papa从事研究工作,作为自然历史馆藏品方面捐献最多的捐献者之一,他与国家博物馆的合作长达30年。

不过本周四,他宣布自己已经和国家博物馆解除了合作关系,并特别表示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支持Te Papa了,是因为Te Papa“不合理的操作”和“持续的、一贯的对研究成果的不尊重和不认可”。现在,他已经转去了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Flinders University任教。

他的离职,也让新西兰媒体将之与前些时候有关Te Papa辞掉其他专家的新闻联系在了一起。

此前,一位在Te Papa工作了50年的软体动物专家Bruce Marshal被无情节约,他的职位被只有三年研究经验的巴西籍博士后研究员Rodrigo Salvador顶替。对于Te Papa的这个决定,很多新西兰的科学家都表示心凉,一名科学家甚至直言不讳地说,说“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”。

从研究岗位辞职的Worthy写信给Te Papa首席执行官Geraint Martin,控诉其 “党同伐异”的“办公室政治”。

在这封信中他写道,自己原来的科研成果里还会加入Te Papa工作人员的名字,但是现在“我为在这样一个管理层窃取科研成果、沽名钓誉的组织里工作过感到羞耻”。

Worthy曾经为Te Papa捐献了超过10万件展品,他被人们亲切的称呼为“Moa先生”。现在他表示,他不会再为这个博物馆的标本陈列出任何一份力。

Worthy告诉Stuff记者,他对辞去这样一份服务多年的职位感到痛心,但是“他是用辞职表示对Te Papa管理层的抗议”。

对于Te Papa之前辞退软体动物专家Marshall的决定,也震惊了整个国际学术界。

212758409064693

世界软体动物权威Phillippe Bouchet说,虽然Salvador是一位很有研究潜力的科学家,是“南美洲软体动物学冉冉升起的明星”,但是“Te Papa决定裁掉Bruce Marshall而录用Rodrigo Salvador的决定是很糟糕的”。Bouchet写信给新西兰政府和Te Papa,抗议对Marshall的辞退。“国家博物馆辞退Marshall的决定是让人心碎的。他们知道这对Te Papa员工传达了什么样的讯息吗?那就是: 兢兢业业服务多年,研究蜚声海内外,但是管理层说你不行,你就不行。”

Te Papa首席执行官Geraint Martin反对Worthy对他“党同伐异”的指控,而且职责Worthy的控诉信“非常情绪化和个人化”。“我们任命科学家是基于事实基础,而不是靠个人化的情感。我们做出任命的决定是建立在扎实的研究小组讨论的基础上的。我们对于任命新研究员来到研究团队是非常激动的,我们也对他们的技能很有信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