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新西兰税务部长谈资本利得税 听听都是内行话

本文由前新西兰税务部长Peter Dunne近期发表在媒体上,从一个较高视角分析了资本利得税的立法前途。原题“艰难的税务平衡在前方”,小标题为编者加,以下为节选 :

195126603047490

我在前工党和前国家党政府中连任了9年的税务部长,期间经历了多次税务体系的大调整,包括个人和企业税改、学贷还款改革、Kiwisaver引入、Working for Families退税,Child Support Scheme重大改革等。

每次重要改革都需要税务体系在实施前做好准备,相应的IRD部门不仅系统要重做,还要准备好应对政策实行后各种想不到的情况。现在大部分人——包括政客们都不太关心执行层面的问题——但如果执行层没准备好,一个政策很容易产生想不到的漏洞,执行意图也会迅速走样。

政策的交换条件

从政策上讲,这类政策一般都搭上交换条件,让这些政策能够被选民接受的,也是交换条件(卖点)。

1986年新西兰引入GST,要在所有商品和服务上加10%的税,交换条件是个税大幅削减,从66%分两步减到33%,并废除了其他销售税。人们能够看到家用品大幅降价,这样GST税引入时人们感觉负担还轻了。

同理,约翰基政府将GST提高到15%时,也进行了同步减税,通过削减初级税率进行补偿。

关于资本利得税,“卖点”有点困难。政府当然会把”公平“作为卖点之一,但谈到减税交换,最多只有$15一周,和上两个例子比微不足道。确实,这点减税金额和上届国家党政府的竞选承诺也差不多,而且他们还没准备加资本利得税。

现在,政府这个问题已经处在防守状态,这种总理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是这种感觉。

某种程度上,她应该还不知道新西兰优先党是否允许她推进资本利得税,所以现在她说的话,只是为了打消人们的疑虑。但这不是有信心的表现:还在还在很早期,这场讨论还要持续两年一直到2021年4月(预期执行日期),能行吗?

348116992515794

立法的节奏问题

实操问题也很重要,通常IRD需要6个月对重大税务变化进行准备,如政府想在上述日期开始执行,则最迟2020年9/10月份要通过立法。

现在政府说,最迟今年4月21日之前宣布资本利得税计划。所以从现在到4月21日,是和新西兰优先党讨价还价的时间。每年5月底是出年度预算的日子,快的话还可以赶上“预算后政策包”(post-Budget package),但政府也可能将两者分开,因为今年的预算政府想主打“幸福预算”。

如果4月底宣布后开始进入立法程序,接下来应该是交给一个特别委员会,然后进入公共咨询期,这个过程可能会长达6个月,反对者应该会组织起来不断地提交异议。

不管这些异议书如何,特别委员会反正都会进行很多(大部分是技术上的)修改调整,所以最快也要年底才会再进入国会开始一读,如果很不顺利甚至会到明年初。

政府应该是希望在今年内就能通过立法,不想拖到明年大选年。但是特别委员会阶段以及来自反对党有什么办法拖延立法,这些还不确定。

到了2020年大选年,资本利得税的政策又会是一个争吵的话题,很少有人真正研究到底征收几年后会带来何种结果。很多没有被回答的问题,也缺乏对实施结果的准确信息。政府是否能如愿顺利立法?接下来几个月将会丰富多彩。